汤显祖茶室玉茗堂

汤显祖茶室玉茗堂

2017-09-21 20:35

  汤显祖在南京为官,离顾渚、阳羡不远,好茶是有的喝。南京的官没有事做,整天闲得发慌,不是吟诗作对、品茶饮酒,就是游山玩水、携妓唱曲。汤显祖能享用到贡品茶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2016年是汤显祖逝世四百周年,上海还专门搞了一个“漫游牡丹亭”来纪念这位戏剧大师。前年秋天,我去江西抚州的留坑村寻访。这是从唐代逐渐繁衍起来的一个董姓村落。在抚州顺便参观了汤显祖纪念馆和大剧院。汤显祖,字义仍,号海若、若士、清远,江西临川人。汤显祖为万历年进士,任南京太常寺博士,礼部主事,是明代著名的戏剧家、文学家。汤显祖出身书香门第,其父亲汤尚贤是明朝嘉靖年很有影响的学者。

  万历十九年,汤显祖四十一岁。他对日渐的朝廷内宦外官深恶痛绝而秉笔,了万历,被直接贬职至雷州半岛的徐闻做了个典史。徐闻算是最南端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历朝历代皇上都喜欢把这些不听话的官员贬到那个地方,比如宋代就有苏家兄弟、寇准、李刚等官员。过了琼州海峡就是海南岛了,朝廷觉得这就是天涯海角了吧。在徐闻一年后,汤显祖被召回到浙江遂昌做了县令,他去,减科条,修书院,把这块地方当成了实现自己理想的地方,甚至放囚犯回家过年,元宵节组织观灯。

  这可给了其最好的,汤显祖也听说有人赶他走,便提了辞职申请,不待批复便挂印回家了。回到故乡,汤显祖开始戏剧创作。《还魂记》、《紫钗记》、《南柯梦》、《记》合成“临川四梦”就是在这一期间的作品。其中以《牡丹亭》为之最。朝阳门南新仓有青春版室内《牡丹亭》,我曾专程去观看,美的不得了。

  汤显祖不畏,洁身自好,连权倾一时的张居正也不放在眼里。张居正的得到了万历的支持,对于的明王朝来说,算是一针强心剂。张居正一人独大,以权谋私,他想让自己的几个儿子都考上进士,就想拉几个人一起考。其中就点当时名声很大的汤显祖和沈懋学陪考。结果沈懋学投靠了张居正,而汤显祖却了。

  这意味着在张居正的年代,汤显祖没有了希望,正如其说:“吾不敢从子失身也。”张居正死后,汤显祖几次被召作翰林,都被。这正是中国戏剧史的荣幸,离开了临川,汤显祖不一定能写出《牡丹亭》这样震撼世界的作品。

  说起《牡丹亭》,还有一个传说中的故事。明人张大复的《梅花草堂笔谈》记载:“娄江女子俞二娘,秀慧能文词,未有所适。酷嗜《牡丹亭》传奇,蝇头细字,批注其侧。幽思苦韵,有痛于本词者……”俞二娘在读《牡丹亭》时,深感自己与杜丽娘有同样命运,终日郁郁寡欢,抑郁而死。书页上“饱研丹砂,密圈旁注。”俞二娘在书上用蝇头小楷做了批注,可见用情专注,无法自拔。汤显祖听说了这一消息,作一首《哭娄江女子二首》诗曰:“画烛摇金阁,真珠泣绣窗。如何伤此曲,偏只在娄江。何自为情死,悲伤必有神,一时文字业,天下有心人。”汤显祖死后,其同乡蒋士铨写了一部《临川梦》是专门写汤显祖的长剧,其中便有了俞二娘与汤显祖的梦中相会。正如其《牡丹亭》题词中说的:“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梦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下岂少梦中之人耶。”

  汤显祖酷爱饮茶那是必定的,所以连书斋都叫玉茗堂,并自称玉茗堂主。汤显祖在南京为官,离顾渚、阳羡不远,好茶是有的喝。南京的官没有事做,整天闲得发慌,不是吟诗作对、品茶饮酒,就是游山玩水、携妓唱曲。汤显祖能享用到贡品茶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汤显祖的家乡好茶也不少,资溪白茶是我最喜欢的。难得江西朋友每年送一些明前资溪白茶让我过瘾。汤显祖有了好茶不忘好友岳石梁。岳当时正赴任惠潮道参政。石梁、石帆、昆仲,都是汤显祖的好朋友。在汤显祖诗文集中,都有提到石梁和石帆。汤显祖身在临川玉茗堂,想着远在西粤的好友,寄上明前新茶,聊表心意。如今,每逢春茶下来,总有朋友送各地明前茶过来,书案一杯新茶,放一段昆曲《牡丹亭》,在香气袭人的茶烟中,以小楷抄几段《牡丹亭》词,再寄给送茶朋友,也算还一份雅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