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原创小说:落魄杀手玩天龙(七十

玩家原创小说:落魄杀手玩天龙(七十

2017-12-26 09:59

  夏瑶的老妈就像被灌了桶冷水,登时了大半,惊慌都来不及,哪里顾得上发飙,被吓得从沙发上跳起来。本想大声,却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刻往门外瞅了几眼,才神态焦急的走坐到女儿旁边,轻声问道:“瑶瑶,谁说的,到底是谁说的?”

  见老妈慌张成那样,连老爸都神色大变,其中必有隐情,完全出乎夏瑶的预料,本想出口说出实情的,但已答应过要为二蛋保密,所以稍做了点更改,“我的那两个黑衣人说的,不过他们不是已经死了么”

  尽管如此,夏瑶老妈依然惊慌不减,仿佛心跳得很利害似的,不停拍着胸口,“瑶瑶啊,我的乖女儿,幸好刚刚没在面前说出来”

  她老妈稍稍缓了口气,“瑶瑶啊,也没瞒你的必要,反正等你结婚的时候,妈也要交给你。其实咱们家没啥宝贝,就是块旧玉而已,看不出有什么珍贵的地方。那是我跟你爸结婚的时候,你婆婆送的嫁妆,说是能保富贵平安”

  如果只是这么简单,怎么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事情绝不这么简单,否则爸妈也不会惊成那样,夏瑶正想发问时,又听她老妈叹道:“哎,就在你婆婆去世前,我跟你爸去守她的那夜,她亲口告诉我们,那玉是祖上传下来的,还留有余迅,千万不能落在别人手里,而且…,最好藏起来,别在他人面前显眼,否则可能会招来祸事”

  夏瑶老妈说越说越紧张,但任然没有停下,“她还说,这玉本来是传男不传女,但在祖上的前几代中,因为这玉死了不少人,所以才改为传女不传男,这样一来,时间长了,别人自然不知道玉传到了哪里,而且也不算落到别人手中而祖上遗训”

  “就这样传到了今天,一直都相安无事,生活也过得安稳,有时候我还在想,你爸跟你哥的事业这么顺利,大概是通过这块玉得到了祖上的吧”

  老妈面有愧色而沉默不语,却听老爸说道:“圳南陈家,跟咱们是很多年的生意老伙伴,在四年前,我们邀请他们夫妇来家做客,聊到尽兴之处,还不是你妈总信鬼的,跟人家扯到这来,又喝了几杯红酒后,还拿出玉来给别人观看”

  夏瑶老妈有点来气,瞪了老伴一眼,“人家夫妇可是老实人,而且人家当晚也说了,那玉不算珍贵,只是年代比较早,有些收藏价值而已,也不见得是人家说出去的吧。”

  “好啦好啦,别提这事啦,希望快些把那帮坏蛋全都,以后就没事了吧”,说话间,夏瑶老妈双手、神态虔诚,“祖上有灵,瑶瑶能平安脱险,肯定是祖上显灵啦,大慈大悲……”

  听到‘陈家’二字,夏瑶心头微痛,‘他’不也是姓陈么……,被这个姓氏勾起回忆,她想起了慕蝶芳,顿时情绪有些烦乱,又担心老妈问及柳晨的事情,因此,立刻找个借口先回到房间避难。

  房间里,那个帅气俊朗的面孔又出现在脑中,夏瑶的心越来越酸,转而又被夕阳下的那道身影所冲散,涌出一丝难以形容的甘甜。

  然而,初恋总是无法忘记。特别是漫画般浪漫的初恋,对痴情女子来说,想起的时候也许会笑、会哭,也许有酸、也会有甜。但它就像一片紧附心房的薄膜,即使贴得再紧,始终无法融化;每当触到,即使碰得再轻,总会随指沾起,心脏也会像被揭开伤疤一样,涌出让人酸痛的血液。

  不管是星月下的荒山,还是夕阳下的身影,最终都被那道帅气迷人的面孔所取代,占满了夏瑶的心思。她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不应该这么快就总会想起别的男子,不应该这么快就移情别恋。

  夏瑶的目光渐渐模糊,思绪已飘回两年前,萦绕在与‘他’初遇的那间图书馆中,回味着那段被‘他’包围的世界。

  昨夜,来临前,柳晨沉默不语,而且脸色变幻不定,主要是因为他看见一道模模糊糊的身影。

  他的眼力很好,可因距离太远而无法看得清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个人并没有带走车中的尸体。

  这件事极其保密,除了策划的人以外,知道的就只有他一个。因此可以断定,那个人必是来至绝杀堂。但那个人为什么不带走尸体?‘铁网’怎么说也算有点份量的角色,按以往的规矩,绝杀堂是不允许他的尸体落入别人手中,特别是!

  这也是柳晨没有离开太远,也不会太近的原因,他想放长线钓大鱼。当时犹豫不决,也就因为事情出乎预料,如果当时追去的话,一来极可能落入别人,二来也是担心夏瑶。

  此刻,柳晨藏身在处隐秘的地方,当然,所谓的隐秘,只不过是各种精妙掩饰下的陌生人群里。他戴着耳塞,像是在边看边听音乐,实则暗暗观察想要锁定的人,赵廷中。因为就是他的包底,如果所料不错,事情失败后,他必然有所动静。

  果然,傍晚时分,目标已经出现。意外的是,并非赵廷中一人,他的身边除了保镖以外,还有两个陌生人,其中一位五十左右年纪,头发杂白,额头微起皱纹,却双目神润、非常,举止间尽是和蔼的笑容,让人备感亲切。

  装饰奢华的客厅里,杨天焕发,脸上流露出满满的笑意,“各位请便,别客气”

  “咳咳”,赵廷中轻咳两声,“我们要谈些正事,你们先到外面休息会”,十几名保镖依言退到屋外。

  “我来介绍下,这位是杨老板,天少”,赵廷中摆又道:“这位是绝杀堂墨长老”

  双方一番客套之后开始进入正题,杨天率先说道:“墨长老办事真是效率,想不到这么快就能得手,绝杀堂果然名不虚传”

  “哪里哪里,杨老板开如此高价,我们当然要把事情办好,日后才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就在这时,赵廷中兜里震动,他掏出手机瞧了眼,登时心下大惊,面色巨变,胸口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幸好另外两人都在相视洽谈,没有注意到他。他尽力心中慌乱,努力平息自己,暗暗,千成不能表现出来,千万不能,冷静,千万要冷静……

  过了两三分钟,赵廷中自觉稍复正常,这才轻咳两声,打断两人的谈话,神情异常严肃,“天少,我刚接到消息,有人混入公司暗查我的底细,我先去处理下,免得属下把事情搞砸,二十分钟后定能回来,你跟墨老先谈一会”

  杨天不以为意,哈哈笑道:“去吧,你办事我放心”,转而又道:“墨老,我们继续”

  赵廷中快步走出院子大门,刚踏进自己轿车的时候,已经控制不住心中的恐惧,连咽口水,冷汗已将衣衫打湿,仿佛刚从逃脱一样。他不敢稍作停留,立刻踩死油门,轿车飞了似的离开的杨天住宅。

  为了不引他人的怀疑,他连提包都不敢带上,即使里面有很多重要文件。因为,他派到A市夏瑶家的属下发来的消息,失败了!可是,那位墨长老却说非常顺利,这其中必有猫腻!

  他早年混过,深知其中道理,如果将事情办砸后还要成功,那么,不管是因为什么理由,但将要发生的事情,绝对于雇主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