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原创小说:落魄杀手玩天龙(五十九

玩家原创小说:落魄杀手玩天龙(五十九

2017-11-25 15:04

  情况突如袭来,尽管心里惊慌,但黑衣人哪肯就此束手就擒,不待神色缓和,最先有所动作的就是紧握的手臂。

  只是,肩臂才稍有动静,脉门已被对方扣住,而且那力道大得出奇,就像被几道铁箍钳住一样,只听喀喀两声,传来一阵剧痛的同时,腕骨已被捏碎,也掉到了地上。

  黑衣人冷汗渗渗而下,哪里忍得住这般裂骨剧痛,但他却不敢叫出声来,只能死咬牙关生生憋住。因为有把刀子逼到了他脖子上,寒刃破皮,已经入肉半分,献血正顺着着刀锋滴滴答答的落在胸前。他很清楚,只要弄出点动静来,喉管将会断成两截。

  “还算识相,乖乖的听话点,或许还能活下去”,声音清爽,却夹杂着一丝哑涩,虽然并不大声,但听在黑衣人的耳中,却像来至的勾魂音律。

  “连门外地板上的细线都察觉不到,就这点道行也想来杀我”,柳晨索性放开黑衣人,神色如常的坐到床沿,但双眼却没离开过对方的身上,特别是另一只还没有残废的手。

  刀口离身,黑衣人就像刚从大殿爬回来一样,长长喘了凉气,但冷汗依然滚滚不停,几乎连黑色披风都快要被打湿。在他心里,至出道以来所见过的人当中,此人身手的诡异程度简直难以想象,就跟自己老大的老大一样让人恐惧…,哪里还敢,站在原地动都不敢动半分,只希望他大发慈悲,能够放自己一马。

  就在四目相对的那一霎那,黑衣人就像见到鬼一样,毛发都竖了起来,连脸上的肉都因恐惧过度而瑟瑟发抖。这瞬间,他如同掉进了噬骨炼魂的九幽绝狱,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神经,已经话不成句,“是…是…是…你……”,说话之间,牙关打颤、哆嗦不止。他曾看过一副画像,所画的是跟堂主齐名的死神之一,正是眼前此人……

  “不…不…不…,我…我…我不…不…不认…认…认识你……”,堂主曾经发下,只要见到与画像相似的人,不管是死是活,之后重重有赏,很明显,两人肯定有过节…,如果说认识那不找死吗,所以立刻改口。

  柳晨双眼一寒,尽露杀气,房间里更加阴冷,“看来,你也是绝杀堂中出来的吧,嗯?”,瞧他这副模样,柳晨哪还不明白,能够认出自己的人,除了绝杀堂里那些,外人几乎没有可能。

  柳晨面色一改,笑了笑,道:“回来我几个问题,如果让我满意的话,活,否则……”

  不等那个‘死’字出口,黑衣人仿佛忘记了脖子处的伤痛,立刻点头如小鸡啄米,他不想用语言来,因为已经害怕得舌头打结,速度会慢很多。

  “追魂派你来的?”,柳晨的确有些纳闷,心想,如果追魂知道自己的下落,又怎会让这等菜鸟前来?极有可能会亲自前往……

  “不…不…不”,黑衣人连连摆手,“这事跟追堂主没半点关系,我…我…我是赚…赚…赚外快来着”

  柳晨大惊,满脸不可思议,双目都睁大了不少,“什么!追堂主?堂主怎么可能是他!”,说话间,已经站了起来,霎那间杀气腾升,因为他觉得眼前此人分明在!

  黑衣人双膝一软,直接跪在地上,哀声苦道:“我说的都是实话,追…追…追…他的确是堂主……”

  冷冷的俯视着骨头都快吓软的黑衣人,半晌后,柳晨定了定神,坐回床沿,双目尖锐如刀,盯着对方的双眼,缓缓说道:“追魂再利害,也未必杀得了堂主,况且还有囚魂,到底发生了什么”

  黑衣人见他语气稍缓,才松了口大气,吞了吞口水,道:“您有所不知,就在半年前,追堂主,哦不不不,是追魂,追魂不知道用了什么重利引诱囚魂,两人连手了老堂主,过后不久,又设计弄死了囚魂”,他颤颤地望了眼柳晨,又道:“当然,杀老堂主这事,小的并不知道,只是听我老大喝醉时提起一次。但囚魂死的时候……在处理他尸体时,小的的确在场,肯定是他无疑……”

  柳晨的面色难掩苦楚,他揉了揉眉心,许久之后,有些无力的问道:“你老大是谁”

  铁网?柳晨心中认定了几分,他的确是追魂的,也只他这种杀手才会在属下面前醉后吐,还很喜欢摆谱,追魂弄魂后把尸体交给他,他再交给眼前这小角色处理,一切都合理成章。

  前前后后琢磨了几遍,心想,看来这人并没,但眼前最重要的问题,是弄清楚到底谁要杀自己、为什么要杀自己,想到这,他已恢复常态,问道:“既然不是追魂让你来,那是谁让你来杀我”

  黑衣人哭丧着脸,“小的真不知道是您老啊,要知道的话,借我百个豹子胆也不敢挨边啊……”,他后悔异常,哭的心都有了,那该死的家伙居然说目标应该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所以连价钱都只出30万,早知如此,就算给3亿也不接啊,这不送死么……

  “哦哦哦,是个姓赵的大老板,名字我真不知道,咱们这行您老也清楚……”,担心柳晨不满意,立刻补道:“要不我回去杀了那该死的家伙给您泄气,好不……”

  赵姓大老板?柳晨努力思索,依然不知道此人到底是谁,更不明白跟自己有何冤仇,自己的世界中根本就没出现过此人,他揉了揉眉心,道:“我的事自己会处理,你不必插手,把他的联系方式还有地址给我就行”

  黑衣人立刻照办,但仍然很害怕,喏喏的问道:“您老还有什么问题么,只要小的知道,绝对如实汇报”

  “你的确很识相,问题是没有了,但你要跟我去个地方,等我绝杀堂中的事之后,天亮之前,便放你”

  黑衣喜过望,脸上几乎笑出朵花来,立刻点头:“是是是,您老真是宽宏大量不记过啊……”

  天空中集结着片片,使得深夜的郊外更加,即使距离较近,也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人影。

  这一行来,黑衣人总是提心掉胆,每前走一步都如踏针毯,他感觉越来越害怕。但又不敢,因为后面还有双更让他心惊胆裂的眼睛。

  “好了,就这里吧”,当走到某处稍微陡峭的荒野处时,柳晨突然停下脚步,站在里中动一动不动。

  黑衣人本就害怕,这声音虽小,却是突然冒出来的,登时吓了他一跳,“这…这黑不溜秋的,又…又没啥东西,您…您老想怎么……”

  黑衣人如蒙,想不到居然如此简单,暗暗庆幸自己乖乖听话没打歪念头。本想再说几句拍马屁的话语,但柳晨的声音又把他的话给憋了回去,“半分钟内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否则……”

  不等柳晨说完,黑衣人哪还敢停留,立刻脚底抹油,管他能不能看见,拼了命的往前就奔。

  可是,才刚刚跑出七八步,突然脚下一空,掉进了个不知道是啥地方的窟窿里。

  “啊……”,窟窿非常深,里面不断传来黑衣人惊恐的尖叫,声音越来越小,十几秒后,才听到扑通一声,下面居然是深潭死水。

  “我本不想再,但若放你回去,岂不把我在他的眼皮底下么”,中,看不见柳晨脸上的表情,他从旁边找了块大石板将朝天潭口盖住后,转身没入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