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寄居語音交友App聊騷擦邊球還能打多久

內容寄居語音交友App聊騷擦邊球還能打多久

2017-11-25 15:04

  “躺著也能掙錢”曾經是多少人的玩笑話,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這儼然不是夢。一種與用戶一對一服務的語音交友App開始被業內人士看好。不需要有顏值,不需要有才藝,軟件賦予隻有女性才能收費的特權,隻要擅長聊天便能獲得不菲的收入。盡管相關部門不斷打擊網絡淫穢信息 但淫穢信息也不斷出現新“變種”,有不少人在聊天App中,從事語音,甚至服務等交易。

  “聊騷”多指聊話題,是近年來一種吸引更多用戶並藉此獲利的方式。那麼這種方式有多泛濫?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在蘋果手機的App Store中輸入“語音聊天”,在顯示列表中隨機下載了20款語音交友App。其中一款名叫“桔子熱線”的App,無需實名注冊,關聯QQ、微信或微博即可登錄。

  “hi,歡迎來到桔子熱線,這裡有大叔、暖男、小鮮肉,女生聊天還可以賺零花錢,趕緊開啟你的白富美之旅吧!”在登錄成功后,記者收到“桔子熱線”小助手發來的消息。標榜女生聊天即可賺錢不僅僅是“桔子熱線”特色,在記者下載的20款應用中,不少隻要標注為女性身份,均可擁有聊天賺錢的“特權”。

  以“桔子熱線”為例,在賬戶注冊完成后,女性用戶即可選擇0.1元/分鐘、0.2元/分鐘和免費三種收費方式。隨著通話時長增加,收費還可上調。平台會從通話收益中抽取10%佣金。據記者觀察,收費可高達3元/分鐘。

  而其中,或若有若無露出身體隱私部位當做頭像、或出現“極品尤物”、“給你絕對”等令人遐想的昵稱,這類“擦邊球”信息在該軟件中並不難尋。

  記者在系統推薦的女生中隨機加了10位好友。在記者提出是否“聊騷”后,除一名女生明確拒絕,其余9名女生均同意。記者進一步提出可否視頻時,有4名女生表示願意,價格在半小時38元∼100元不等,其中有女生表示可露臉視頻,均帶道具和服裝。

  大四期間,小秦在朋友的介紹下對“桔子熱線”產生了興趣。室友們為考研究生早出晚歸,為小秦創造了條件。“那段時間自己挺膨脹的,不想找實習或考研,隻想接電話”,小秦說。

  小秦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聊騷”是比較低級的玩法,但想要在平台中“活”下去,卻是必經的階段。“畢竟沒有人願意花錢聽你一直吐槽生活的壓力。”

  小秦至今還記得接到的第一通“聊騷”電話,“我還沒說話,對方就開始自言自語說那些黃的”,小秦心底泛起一陣惡心,但想起朋友說平台規定通話30秒后才開始計費,小秦硬生生聽對方自言自語了半分鐘才挂斷電話。

  裝作信號不好,熬過半分鐘立即挂斷是小秦最開始常用的手段,剛開始收入並不好,每次通話隻有幾毛錢。“想掙錢就得失去一些東西,去聊那些話題才能有錢。”

  小秦漸漸適應,“花魁榜上有我是常有的事”。(每日收到玫瑰花最多的用戶,將成為榜首花魁,並獲得當天玫瑰花總價值10%的現金獎勵——記者注)。她每天接4小時∼6小時電話,最多的時候一個月掙過兩萬元。這些收入包括通話費用、禮物與私下的紅包收入。

  “其他人還靠父母給生活費的時候,我就能自給自足了。”小秦認為自己和其他同學不一樣,別人吃食堂,小秦和男友出沒於各種高檔餐廳。“想吃什麼隨便點,就覺得來錢容易,使勁花。”

  11月17日,記者再次登錄“桔子熱線”,發現其相關網站以及App全部停用。據中國網報道,“桔子熱線”接到來自用戶的舉報,稱平台上有人發布違規內容,平台運營方停服進行內容清查。

  在近一個月的時間裡,記者接觸了比鄰、蜜唇等20款語音應用,注冊門檻都相對較低,隻需要一部電話,無需實名注冊信息,便能開啟語音交友旅程。

  其中,“桔子熱線”這樣存在疑似淫穢信息的語音交流App並不是個案,有些甚至出現在手機應用市場上。“夜聊語音約會”App就是其中的一員,此款App上明碼標價,主播按照不同等級分別以U幣進行收費,U幣通過人民幣購買。記者繼續抽取了7個系統隨機推薦的女生,除一名女生暫時未回復,其余女生皆表示可以“聊騷”並趁機索要禮物。

  一名網名為“舊人/不覆”的女生告訴記者,隻要肯花錢打電話誰都會陪你聊(騷),“葷”的“素”的都有人聊。之后該女生還炫耀了自己一天的收入,“一天掙100元,而且還是平台抽取了一半費用之后實際得到的錢,光紅包就已經收了200元。”

  一款名為“友性聊天”的App則更加直接。此款軟件沒有對話界面。進入軟件后會展示“熱門”,並在每張圖片下面設有“約她”的選項,如果想進一步聯系必須要購買金幣(軟件虛擬貨幣,需充值購買)。剛一登陸,消息系統便陸陸續續提示有人希望與記者視頻,並有部分主播語言。此款軟件上,30元可購買150金幣。

  在“Hello 語音交友”App上,可以看到各種名稱的房間,房間名多帶有“最佳女友”“優質女模”“陪玩”之類字眼,並顯示在線人數,人數最多的房間可達到200人以上。進入房間后可以旁聽廳裡聊天,但如果想發言,則需要刷鑽(虛擬貨幣,需要充值購買)才能獲得麥位進行聊天。每個房間旁聽不限,但麥位隻有8個甚至更少。麥位價格每個房間不等,100元起步,刷鑽越多,享受特權越多。記者隨機選取4名女生提出“聊騷”,4名女生全部同意。

  一位名為“Ok”的女生讓記者加微信私聊,並發來視頻和線下賣淫的價格。記者發現,在部分直播廳女主持的資料上都附有微信號。在隨機添加兩位女主持微信后,對方發來提供服務的清單,包括、視頻等項目及價格。

  據記者了解,此類App裡不單單有“聊騷”等服務,而且女生的秀場(類似朋友圈這樣分享生活的平台——記者注)裡也經常會出現挑逗性話語,並且配上展示隱私部位或者穿著帶有性暗示的照片,評論裡也會有約見的話語。

  11月23日,記者致電“桔子熱線”官網電話,語音提示為空號。記者根據一則招聘啟事上的電話,聯系到該公司工作人員顧先生。在記者說明來意后,顧先生聲稱自己並非該公司員工,只是前合伙人。“桔子熱線”現在也並非該公司產品,顧先生讓記者撥打公司官網客服電話,隨后挂斷了電話。

  記者隨后撥打“Hello 語音交友”所屬公司廣州市百果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工商登記電話,對方回復說不是該公司工作人員。隨后,記者致電該公司廈門分公司,工作人員回復說將記者訴求轉交給相關責任人。截至發稿時,記者並未收到相關回復。

  上海漢盛律師事務所李旻律師表示,根據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布的“賬號十條”等規定,互聯網用戶、平台的名字不能有暗示、挑逗,不能淫穢和信息。不少語音聊天App中出現傳播疑似淫穢等情況,嚴重違反了《全國常委會關於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和國務院《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等法律法規,嚴重侵害青少年身心健康。

  此外,《中華人民國網絡安全法》實施后,規定網絡服務經營者、提供者及其他主體在與用戶簽訂協議或者確認提供服務時應當採取實名認証制度,實名認証的工作必須落實到位。不實行網絡實名制的,最高可對平台處以50萬元的罰款。

  “除了平台在對不良信息的監管方面負有相應責任,從具體情況上看,如果平台主觀上知情並參與抽成,傳播后造成嚴重后果的(嚴重后果指傳播數量比較巨大、受眾面廣——記者注),若達到入刑標准則與傳播者一同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李旻告訴記者。

  李旻認為,雖然在打擊淫穢內容,但目前還是靠行業的自覺以及行業協會與協會之間的調整,還未做到毫無瑕疵的監管。他建議,需更好地管理實名認証與非實名認証,加大處罰力度,App則要加強此類審核,對用戶舉報等行為應當予以重視,一旦發現應及時採取措施,不能因利益誘導而放縱這些行為。同時要與各個行業協會,包括企業有密切的聯系和合作,共同促進行業規范。

  今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國迎來了68歲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裡也被各種各樣獻給祖國的祝福“刷了屏”。媒體們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穎的形式“烹飪”出了不一樣的國慶報道“大餐”。

  1949年10月1日,在舉行的盛大的開國大典,向全中國、全世界庄嚴宣告中華人民國的誕生。在慶祝建國68周年之際,讓我們重溫當時關於開國大典的新聞報道,再次感受那一神聖而又偉大的時刻。